『愿君不负此,月明三千里』

各种文都写。

只要有感觉有脑洞。

坐标成都,生日20021119,文科女死也不要读理科。

脑洞再多,墙头再多,再想写东西...

首先我jio得我应该去考一个大学....

一条沙雕鱼~




苏虞是个心思细到矫情的沙雕学生鸭

时不时就哔哔一下爱情观世界观,然后又删了

如果你可以教我生物和数学我非常不介意你二十四小时骚扰我。

爱情亲情友情all很圆满。

一头扎进全职坑。

【楚留香乙女】深吻㈡

☆嗯嗯师兄和蔡师兄


☆ooc有,注意避雷。


☆困成死猪的我....


——


邱居新 ver.


他吻上来的刹那,便是一切惊讶的起始。


与他完全不同的那一份炽热自唇间相触,晕开在你与他之间。


极细的舔舐带来无限的温柔,他指节轻抚你的脸颊,温暖而干燥。


细碎的嘤咛被他以舌尖抚慰,融尽在他难以言表的柔情之中。


这便是深渊。


蔡居诚ver.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一定程度上的撒气。


你背后是冰冷的墙,腰身与墙壁仅隔了他壮实的手臂,将你禁锢在他与墙之间。


他只一味啃咬着你下唇,力道便如同撒娇的猫儿一般,酥痒之中便带着那完全无法遮掩...

+

放一个自家女儿的美照然后去做作业...

等我写完作业就来更文....

可能要到半夜去了...

不要等我哈....

昨天的评论我都看啦~

绝对会写的!!!!

+

“师兄,你这次跑不掉了。”


“如果是你风无涯,老子情愿这辈子都跑不掉。”

+

沙雕鱼鱼为大家唱首歌~

唱的是『大鱼』...


链接见评论鸭。

+

【楚留香乙女】深吻㈠

☆练一下细节描写的产物

☆ooc有,注意避雷

☆纯甜饼预警

☆还有想看的人物麻烦评论提名【魔道/楚留香】(当然了如果看得起我还可以提全职)

——


练文笔纯甜饼预警。

楚留香ver.

他捂了你双眼。

一片黑暗中,鼻尖满是他的香味,不同于往日熟悉的郁金香味,此时能嗅到细微之极他皮肤间的气味。

如他的性子,这一个吻温柔,却并不止于浅吻双唇。

唇齿相交,气息紊乱。

他的舌在你口中游荡,他指尖在你腰间浮动,你几乎能感到他微微扬起的嘴角。

——“怎么,小友还想继续?”

萧疏寒ver.

他的目光划过你双眸,最终落在你唇瓣上。

你望着他渐渐靠近的脸,呼吸不免加重三分,你不曾...

+

关于我并不大想提起的一些事

嘛,一直回避也不是一个办法,与其逃避着不说,我还是想一吐为快。

——

我自认自己并不是个讨喜的人。

因为这一份不讨喜,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被孤立了起来。

记得初三那年,我的膝盖摔伤了,患上了骨髓炎。

说句真的,半夜被疼哭完全是非常轻的程度。

而当时,唯一关心我的是我们班最后一排那一个常年以吊儿郎当著称的男生。

而别人,对我只有怀疑与鄙夷。

说真的,很多时候在那样的目光下真的很累很累。

至少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是这样。

以至于后期我因骨髓炎欠课过多休学之后,对于我这个人,随意的谎言谣言加之在我身上,都是理所应当的。

包括那些因为私生活混乱才会导致的疾病,也可以随便捆绑在

+

那一日暮云阁被劈得很惨。

几乎满门弟子都聚集在暮云阁修缮屋顶。

齐无悔高亚男领着师弟们上了屋檐,风无涯则在一旁同华真真一起替大家伙倒水。

以至于夜时难得的风师兄精神充足,齐师兄却累趴了几近倒头就睡。

——

风无涯望着身侧齐无悔因睡着而渐然舒开的眉头 嘴角也渐渐漾开浅浅笑意。

“定是累坏了吧。”

齐无悔睡着之前,分明觉得自己额头有什么温热蹭过,只是实在太累,已然无力去分辨,只任凶手风某某随意而为。

其实风师兄怎么可能只对额头下手...啊不,下嘴的。

+

感觉自己离一个正常学生的道路越来越远...


周末写作文,题目是“痕迹”。


痕迹。


嗯。


我想歪了我这就滚去面壁。

+

“师妹师妹,你说为什么全华山都知道齐师兄和风师兄之间不简单吗?”


高师姐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齐师兄喝醉了喜欢瞎嚷嚷啊。”


华师妹早已看透一切。

+

【原创】【短篇】远慕·二

·私设众多,大纲和人设是信息课赶出来的可见其质量是一般之中的一般。

————

从林中出来,已然是黄昏时分,落璟不由得诧异了。

她分明只觉得过了三刻钟不到啊?

落璟并没有告诉他人她遇见了什么,也没有说为何她空手而归。

她只觉得恍惚之极。

那个自称姓秦的公子,又是何许人也?为何要那般看她?落璟搜寻了记忆里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自己有姓秦的故人。

只是她最为好奇的,便是那扑面而来的熟悉感,似乎那就是她一位故人,却又如何也叫不上名字。

她心中捉急,却无法探知,着便像是错过了关城门的时刻,对着偌大的金陵城,满城灯火却无法触及。

——

有史以来第一次,秋猎场上出来...

+

前因后果见tag

翻了翻空间,我的姐姐和哥哥都成年啦。

都是表姐和表哥,但却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哥哥姐姐。

姐姐是大美女,又高又白又瘦的,这绝对是不争的事实,记得初三之前,姐姐永远比我高半个脑袋,现在我也比姐姐高啦...

姐姐已经大一了,高考600+的学霸...(仰望.jpg),像是胡一菲的那句话,我要是出一本自传,的确每一页都有我姐的。

哥哥的话,就更是如此,因为他在都江堰,我在成都的关系,虽然不如和姐姐见面多却也是一起长大的。

记得以前到都江堰外河滩去,和哥哥捡了个打火机,烧了当时河滩上所有的树枝(事后挨骂...),后来春节在奶奶家,哥把鞭炮扔进了垃圾桶,结果把垃圾桶烧穿了.......

+

【楚留香乙女】论求生欲

☆某种程度的求生欲诶嘿


☆ooc有,注意避雷


☆困死了..。


——


楚留香


“夫人啊...初识的时候便是这般傻乎乎的。”


“胡说,除了楚某谁敢唤夫人傻子?”


萧疏寒


“仿佛从前是有不少女香客自贫道身边走过....”


“可贫道仅会看夫人一人,嗯。”


宋居亦


“她,又傻又笨还...咳咳咳...”


“...但是...我喜欢...喜欢她....我说真的!”


郑居和


“夫人可没有传闻那般可人的...”


“嗯...夫人是世间最好的夫人。”

+

啊倩女不管玩多少遍还是喜欢女方啊啊啊啊啊啊青桑太好看了仙气爆棚!!

+

【楚留香乙女】“她如何配得上你?”

☆大概就是某种嫉妒之言(?)

☆ooc有,注意避雷

☆试图日更的我

——

“她哪里配得上你?”

楚留香 ver.

“哪里都配得上。”

“若是这位仁兄还不闭嘴,楚某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情。”

“约莫是会见血的。”

萧疏寒 ver.

“若有不满,还请对贫道直言。”

“家中夫人,阁下就不必多言了。”

“阁下若执意如此,贫道便只好请弟子送客。”

方思明 ver.

“哦?”

“我原以为天下人人惜命,你倒真是个例外。”

“她配不配得上我,还不需要你评定。”

郑居和 ver.

“怎么?”

“只有您这么想罢了。”

“居和已然觉她为世间至宝,凭几人之言又怎会改变?”

邱...

+

老福特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看个昆池岩同人就被治愈了....


昨天晚自习真的是被吓得不轻。

+

【官宣❤】就决定是你了!2018年LOFTER锦鲤!

非酋拉低中奖率


包包包子铺!:

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๑•̀ㅂ•́)و✧


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全网史上最穷抽奖活动了!



本次活动在【点赞】【推荐】【评论】三项中,抽选 【1位 】天选之子幸运鹅,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只抽1个!!!!


即,你点推、点赞、评论,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并不用


礼轻情意重,请不要嫌弃我们!!



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


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




——————礼物一览—...

+

...这降温降得...不得不说我真是被膝盖疼醒的...(一只关节不好的鱼)


这两天降温的速度太惊悚了大家要注意加衣服鸭。

+

....大爷已被吓疯。


运动会当然非常ojbk,只是晚自习放恐怖片.....虽然我只上一节晚自习吧...但是...我是真的怕这些....


啊...真的要疯了😂😂😂

+

【楚留香乙女】论夫人的起床气

☆突然诈尸吓死你们


☆ooc有,注意避雷


☆给个评论吧大爷们。


☆当然红心心蓝手手也非常ojbk


——


楚留香ver.


“夫人若要早起,楚某可不敢叫的。”


“虽说知晓夫人亲一亲抱一抱便可安抚,只是半夜才入眠,大早起来,为夫实在是心疼。”


——【那么就请大香帅解释一下为何半夜入眠吧。】


——【是为夫过分了,下次还敢。】


萧疏寒ver.


“清早时分唤醒夫人,她定是要恼的。”



“只是哄一哄夫人又有何难?”


——【论掌门的哄妻三连。】


——【就连萧居棠都不得而知。】


方思明ver.


“早起?她何时...

+

【原创】【短篇】远慕·一

·终于...难产的短篇可以放上来了

·下周运动会我应该可以休息两天了...

——


“少渊,少渊,这名字哪里像个姑娘?”

“怎么?你不服气?可我就是个女子啊。”

——

落璟做了一个梦。

说来奇怪,这个梦颇为真实,真实到她自己都不大相信是在做梦。

醒来的时候,已经记得不甚清楚明了,大多细节都忘却了,只记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鸟。

对,还是烧红的那种。

至于香不香,她忘了闻。

——

“郡主?您又做了什么奇怪的梦?”熟悉之极的声音从帐外传来,像是一串茶马道上响起的银铃声,清脆动人,叫得落璟从一团张牙舞爪的被褥中爬出来,只可惜脑...

+

写作业写到萧居棠【划掉】心绞痛。


🌚

+

大爷我!


一天肝了四千六!


快夸我!


【夸什么啊喂】


然而我作业就写完了物理和历史。


什么风骚走位。


睡觉睡觉明天继续肝。


我说的是作业!

+

【原创】【新坑试读】【短篇】『远慕』·试读

☆苏虞是挖坑系毕业的

☆次坑短篇,5k+也可能破万,具体看我写不写得完逆天香飘飘作业。

——

“少渊,少渊,这名字哪里像个姑娘?”

“怎么?你不服气?可我就是个女子啊。”

——

落璟做了一个梦。

说来奇怪,这个梦颇为真实,真实到她自己都不大相信是在做梦。

醒来的时候,已经记得不甚清楚明了,大多细节都忘却了,只记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鸟。

对,还是烧红的那种。

至于香不香,她忘了闻。

+

抽奖的亲故们...emmm很抱歉的是我们家附近没有快递,然而如果我要去找的话会花上半天都时间...但是作业量感人没有办法腾出空来,所以要么我托老爹帮我寄也可能等元旦放假【太遥远了.....】所以我尽快好吧!!我发四!!!!

+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肝短小说,预计5k+可能破万emmm大概就这两天发。


嗯。


先去睡一觉。

+

...啊呀过气了...试图跳坑但是失败了...我还是老老实实黑遍全华山比较好😂

+

【原创】【琦澜】番外一·棠落

南天门人山人海,不,仙山仙海,似乎又有人飞升了。

不知道是谁那么大的阵仗。

我已经许久没有出棠林殿了吧,细细算来也有六百年了,自他将我贬谪至此开始。

我提着裙角,前些天细细缝好的花边在阳光下闪着光,像是多年前长安城漫天天灯下的我。

我伸出指尖,一朵海棠轻巧蹦了出来。

风文从小便是个偏执过头的人。

因为偏执,他得以飞升,因为偏执,他成为如今的帝君,因为偏执,他娶我为妻。

真的是非常巧,因为这一份偏执,他也将我贬谪,六百年未曾看我一眼。

帝文殿的长廊上,一块又一块的排额垂在那里,“璋兰”,“川合”,都是熟习的名讳。

穿过一排又一排牌额,我又站到那块紫灵玉排前。

我,棠林元君,洛...

+

今天太困了...趁着作业少容我补个觉...不然明天要睡死在物理课上了.....


抱歉鸭

+

羡羡生日快乐!!啊啊!!!!

+

【楚留香乙女】眠㈠

☆ooc有,注意避雷

☆还有想看的npc评论告诉我哈。

☆困到渡劫...

——

萧疏寒ver.

掌门此人,平淡。

掌门睡姿,平淡。

在疼人这一方面,萧疏寒无师自通。向他讨要一个怀抱其实仅仅需要用头拱一拱他手臂。

即使再困,他也一定会转过身来将你护住。

此时迷糊之中的你,额间留下他淡淡轻吻。

楚留香ver.

香帅可谓夜猫中的夜猫。

你几乎没有比他早睡着过。

与他在榻上打闹是常有的事。

自然也是有玩过了头,你赌气背过身不理他的时候,即使他好言好语劝你许久。

夜间醒来,你却在他怀中,发丝相绕,双臂相拥。

邱居新ver.

嗯嗯师兄不善言辞。

邱居新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

+

© 苏虞【苏逐岚】『试图日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