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的篇章,能触动你心脏。

【楚留香乙女】雪

☆ooc有,注意避雷。


☆其实成都几乎不下雪。


☆嘤嘤嘤没见过大雪的我。


——









萧疏寒ver.


清晨你从榻上坐起时,昨夜床头放置的秋衣已在今晨被换做了冬日的厚衣。


你穿在身上,暖意随着厚实的衣服在周身游荡。


正当你梳头时,恰逢萧疏寒进屋。


同往日不同,今日他肩头铺满了落雪,稀碎零散的冰晶带着寒意趴在他肩头,转瞬间便被他修长的指节抚去。


你望向他笑道:“疏寒...早。”


“夫人早。”萧疏寒去了披风,恐带了凉意给你,又三两步走向你,将自己手中暖炉递给你,“捧好。”


“嗯。”你接过手炉,那一只绢织的炉套上是你秋日里绣下的仙鹤,一旁尚有他的题字。


萧疏寒拿过你手中的梳子,轻轻梳弄你三千青丝。


只觉后颈一凉,大把的头发被他尽数梳向一侧,细嫩的脖颈上印上他的唇。


“瑞雪兆丰年,夫人莫要着凉才是。”







楚留香ver.


大清早起来练剑的你,此刻正从早餐的摊子上离去。


那一碗粥吃的有些撑,却吃得身上暖和。正思量着暖和与否,你只觉得鼻尖一凉,抬首一看,漫天都是飘飘洒洒的雪花。


你伸手接了一朵。


一朵,两朵,三朵,细小的雪花落在掌心,软软地华为一摊水。


你正埋头接得起劲,头上突然罩了一层阴影,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拉进另一人怀中,撞上他胸膛。


鼻尖窜来丝丝调皮的香气,想也不必想是谁。


“香帅...我还没玩够。”


“小友可别顾着玩伤了身子。”楚留香伸手拽过你冰凉的手在掌心,又递到嘴前哈气,呼出细细白烟,又不断搓着。


“若生了冻疮,楚某当真是会心疼的。”


他最终落了一吻在你指尖,那般温润,那般小心。


评论(3)
热度(191)

© 苏虞【可称鱼鱼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