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的篇章,能触动你心脏。

【楚留香手游】【武当】童子之心

☆ooc有,无cp向,注意避雷


☆单纯有感而发,私设众多勿喷


——





童子之心



宁宁觉得这几天讨厌鬼萧居棠很久没有出现了。


于是她敲了敲小和尚光亮的脑门儿:“....不高兴。”



郑居和望着长生殿外层层叠叠的晚霞,满意地合上了今日的账簿。


今日有些过分安静了。


北冥盘好好地躺在该躺在的地方,膳房的熟梨糕也一块不少,邱师弟那处没有吵吵嚷嚷的哭叫,小亦子也一丝不苟喂着乌鸦。


这是武当,也不是武当。


郑居和眯起了眼。


所以,


武当小坏蛋去了哪里?



蔡居诚又砸了杯子。


梁妈妈不在的日子里,的确是清净了不少,无人督促他喝药,无人搜他的金库,药效渐渐褪去,蔡居诚感觉自己又可以分分钟把萧居棠从金顶一脚甩到琼台观。


想到一半,蔡居诚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萧居棠很久没有来过了。


他下意识开窗瞥了一眼远处的宁宁,身旁并没有萧居棠的影子,是出了事?


打断自己的思绪,蔡居诚哼了一声。


他为什么要担心一个武当道童的安危?他是蔡居诚诶。



邱居新斩落了一朵桃花。


花瓣在剑气剑光中微微抖动了几下,便尽如齑粉,化作一团花泥。


....不够碎。


三个字,吓跑了正在一旁泛着花痴的女香客。


....邱居新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香客跑了。


就,很无辜。


他四处打量张望,觉得有些非常之事正在发生,却想不起来是什么。


是今日格外暴躁的黄乐,还是一众追来追去的小师弟。


喔,比较高的那个小师弟不在。


萧居棠人呢?


邱居新如是想。



宋居亦从大早起来就没看到萧居棠。


心里空落落的。


金顶找了,玉虚宫找了,长生殿找了,琼台观也找了,萧居棠不在。


小棠去了哪儿呢?


上午过去,又是黄乐咆哮着催课业的下午,宋居亦不知道做什么。


于是就去做课业。


就算是扔着大把大把的干粮给乌鸦。


还是很无聊。


小棠啊小棠,你在哪儿玩呢?



闻道才练着剑。


剑光一闪一灭。


一上午过去了。


哼嗯。


闻道才喝着酒。


喉结一上一下。


一下午过去了。


哼嗯。


今天萧居棠没来过。


闻道才收剑时察觉了。


其实闻道才一直认为萧居棠和年幼的自己十分相似,尤其是几年前还没学会淘气的时候。


这一点,薛道柏和朴道生都很清楚。


只是闻师叔实在是没有兴趣去回忆童年。


谁会没事往眼泪堆里扎呢。



其实朴师叔知道小棠发生了什么。


薛师伯也知道。


许多的侠士从观梦台出来,便直奔小棠询问这些往事。


可萧居棠小朋友却越听越难受。


辗转寻了闻师叔薛师伯细问,萧小道长竟然哭了鼻子。


红着鼻子从天道盟跑出来,还被蔡居诚撞见。


哭湿了蔡师兄的袍子不说,还被数落一顿胆小鬼。


然后萧居棠跑了,留给蔡师兄一大堆丁丁糖熟梨糕还有桂花蜜糖。


虽然蔡师兄不大懂为什么他会劝萧居棠也不懂为什么萧居棠会哭也不知道是谁欺负了萧居棠。


但是他还是吃了个精光。



郑居和来找蔡居诚的时候,蔡师兄很懵。


萧居棠没回武当。


“...所以到底关我什么事。”


“小棠由始至终只是个孩子,居诚你也稍稍适可而止,你的苦楚我知晓,大师兄也就不逼迫你了。”郑居和饮下一盏茶,站立而起,“只是一点,朴师叔还在等你,武当也在等你。”


“点香阁的茶,我想着你喝不惯,这些碧螺春是你常喝的,我下山不能太久,还得去找小棠,既然居诚你不知道小棠在哪里,我就告辞了,还有,茶,记得喝热的。”


“....站住。”


“还有什么事?”


“我跟你去找。”



众人找到萧居棠,已经是夜半,在后山的草堆里。


已经睡得很熟,身边还有一封“绝笔”。


“大师兄亲启,大师兄见字如晤,我是小棠,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武当金顶了,小棠游手好闲了这么久,是时候历练一番了,只是大师兄,阿爹会担心我的,我知道,所以千万替我瞒着他,小棠去修炼了!不要太想我!”


这封令人忍俊不禁的绝笔,倒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没能笑出来。


萧疏寒抱着怀里睡着的萧居棠,也没有管身边是否有蔡居诚,只默默地领着众人回去。


那双手紧紧箍着怀里的孩子。


像他第一次抱起他们每一个人。


萧疏寒知道,岳道怀不可能回来,楚遗风也不可能,一生起伏,皆为天意。


但是。


“师父,我们都在。”


“疏寒,莫要过劳。”


“师兄保重。”



灯下,萧疏寒望着被子里撒娇的萧居棠,久违地笑意又一次在嘴角转瞬即逝。


“小棠,你可知错?”


“阿爹...小棠不会有下次了。”


“好。”


——


闻道才同薛道柏在武当散步。


一夜未睡,此刻已然是拂晓,花树下,尘封多年的酒坛又被打了开来,晕开一阵酒香。


“师兄,喝一杯?”


“干。”


——


山门口,郑邱宋三人对着蔡居诚,满脸复杂。


“蔡师兄,你...为什么还要走啊...都回来了,多少住几天,武当...自然是可以赎你回来的...”


“嗯。”


“你们一个个把萧居棠看好,我自己的债,不用武当还,走了,不用送。”


“师兄...”


郑居和拉住了宋居亦。


“居亦,居诚说到,便会做到,这便是最好的相信了。”



岳道怀,薛道柏,萧疏寒,朴道生,闻道才。


郑居和,蔡居诚,邱居新,宋居亦,萧居棠。


这是武当,亦然不是武当。


“我尚以童子之心,全然奉与武当,此乃小小心意,望帝君莫要嫌弃。”


萧居棠望着自己那一棵不知插没插活的松柏,默默写下这样一句话。


做个闲散道人,守着这座山,就很好。


“福生无量天尊。”


评论(8)
热度(81)

© 苏虞【可称鱼鱼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