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的篇章,能触动你心脏。

【楚留香乙女】故年已去


☆ooc我的


☆香帅ver是现代pa


☆很久没写方哥我爆字数了...


☆还有想看的NPC告诉我哈。


☆滚去做作业~







楚留香ver.


你站在自己狭小房间的阳台上,耳机里放着不知听了多少遍的歌曲,隔绝了人流在楼下广场聚集的嘈杂。


有纷纷扬扬的雪从空中撒下来,被不远处播放着视频的大屏幕照得花花绿绿。


你伸手让它们落在黑色的手套上,细小的六角形冰晶渐渐化成了水滴。


一阵轰响,一只耳机被摘了去。


“在听什么?”


你回头便迎上他的笑容,满面皆是温柔的目光。


“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日当然要同你一起过,风雨无阻。”楚留香将摘下的耳机塞在自己耳朵里,双手自身后揽住你,似乎让你忘记他的答非所问。


他的大衣将你包住,冬日的严寒便尽数隔绝在了外头。


一支歌不知单曲循环了多少遍,终于等来了倒计时的时刻。


你轻轻回头望着楚留香,他的目光看向远处的电子排,不知在想什么。


“五,四,三,二...”


你还未数过一,双唇便被他含住。


他滚烫的唇在你唇间摩挲,你唇间滑润的似乎是唇彩,还透着点点的果香。


新的一年在大片的花火与灯光中到来,楚留香放开你,唇间牵出细细银丝。


“...新年的第一份温存,属于夫人。”


“这个人,以后也都是夫人的。”











萧疏寒ver.


新年的钟声就快敲响,居字辈已然欢快地围在武当的钟前,就等子时扑上去把它给敲下来。


屏风后。


掌门在写字。


你在研墨。


二人之间静默无声,却也并非情致全无。


萧疏寒似是思量久矣,下笔十分顺畅,一气呵成不带半分犹豫。


“不负山河不负卿。”


萧疏寒念了出来。


时辰已到,下头是欢腾的弟子们将钟撞响。


萧疏寒望向你,张开了双臂。


岂知你刚刚撞入他怀中,便已被他吻住。唇舌相交,双臂相拥,此生也不会再分开般的相缠。


他在你腰间的手愈发箍紧。


萧疏寒不知自己胸中是什么在闹腾,一会冲撞着胸膛,一会抓挠着心口,让他无法理智,让他愈加失去控制地亲吻怀中的你。


那一份淡漠已然消失殆尽。


他放开你时,面色亦然微红。


“疏寒此生不负你。”


门在此刻被推开:“师父新年好!!”


你一惊,正打算翻窗,萧疏寒却拉起你的手,带你到五人面前。


“唤师娘罢。”





方思明ver.


江南映日湖畔,幽静的水波边却是你生气之极的呼声。


“所以你今日叫我来到底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就不奉陪...”


一声巨响,你将酒杯往桌上一摔,站了起来,这是你第一次在他面前这般失态,愤怒的身影映在方思明略略惊诧的眸中。


“方思明你知不知道在塞北我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没有你...没有你我....”


“我...我怎么...怎么活下去....”你低头,后半句的声音却失了底气,越来越小,换来几颗泪珠砸在桌面。


空气便如凝固了一般。


方思明久久没有说话。


你只垂着头,也垂着泪。


远处响起了欢声笑语,亮起了新年的篝火。


你正欲抬头,眼下却出现了方思明的面庞。


“我又没死,你哭什么。”他伸手从你腰间摸出你的手绢,轻轻拭擦着你的泪珠。


“呵..”他轻声笑了,站起身将手绢放进了自己怀中,“忘了你是个蠢货,新年来了,别在第一日就哭。”


“是蠢货也是你的蠢货。”你不顾他是否厌烦冲入他怀中,不管不顾的吻上他的唇。


出乎意料,他像是早便做好了准备,攻入你城池的刹那丝毫不带犹豫,熟练之极。


直到二人松开,你才发觉他嘴角已然掩不住的笑意。


“你说的。”


“你是我的。”


“我的,蠢货。”



评论(14)
热度(244)

© 苏虞【可称鱼鱼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