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的篇章,能触动你心脏。

【黑遍全武当】这个稀饭有毒....

黑遍全武当

无cp向

苏虞终于把魔抓伸进了武当山。

巨ooc,纯属恶搞,看着玩就好。

——

多年之后,毛鹏海坐在手机前看着楚留香手游里那个霸气威武逼格直冲云霄的自己,又想起了那一夜,他在金顶唱过的歌。

——题记


这一日,腊八节。

不知道是因为宋居亦库房里发霉的红枣过于恶臭还是因为蔡居诚靴子里晒干的腊肉染上了脚气,这一天的腊八粥出奇的难喝。

偷吃的萧居棠这样想。

等等,这个味道有一丝丝熟悉。

萧居棠砸吧砸吧嘴,又吃了一勺。

吧唧吧唧。

咯吱咯吱。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喝起来有一股鹿茸酒的味道??啊不对又有点像丹青饮???wdf??

萧居棠嗅着C2H5OH独特的气味,直到他嗅到了水缸。

我去这这这....这尼玛是个酒缸啊!

这么过分一定要告诉宁宁!!

可是,萧小道长,只顾着冲出山门,却忘记了关门。







众所周知,武当的道长们一个个都是清高冷峻不食人间烟火的。

“大师兄!!来吃火锅啦!!锅开啦!!”

“来了来了,腊八粥来了。”

萧疏寒举杯:“腊八节,为师愿帝君福佑武当山。”







朴道生尝了一口腊八粥,望向了武当皮皮猴们。

郑居和眯起了他疯魔万千少女的一双眼,看着朴师叔脸上如同萧居棠放给宁宁的彩虹屁一样的脸色,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朴师弟??”薛道柏夹起一个肉圆子,试图塞进嘴里。

突然。

他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并不冷峻清高逼格满满,非常完全不武当。

于是好不容易塞进了大半的肉圆又被强行咬了一半给吐了出来。


“二师兄!”朴道生拍案而起,吓掉了蔡居诚筷子上的一片年糕。

蔡居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桌上夹了年糕起来光速放进了邱居新碗里。

薛道柏刚刚咽下半颗肉圆,甚至还在细细体会细碎咸香的肉块滑过喉头的滋味。

“二师兄!!”朴道生气势汹汹气吞斗牛气震山河地走向了薛道柏。

薛道柏一脸懵逼,只差一根钉耙他就能立马去那美丽的西天访问可爱的印度人民。

“二师兄你好坏坏哦。”


薛道柏站起了身。

光速退到了萧疏寒身后。

并将自己没吃完的半个肉圆扔进了邱居新碗里。

“师兄哈几码!”(师兄不要走!!)

“唠叨生你是不是疯了!!莫挨老子!!”

宋居亦捧着满是香油耗油蒜末香菜香葱花生碎芝麻酱的碗,又夹了一片肉准备吸溜溜吃进嘴里。

“哈几码!!屋里闹木撒浪嘿嗦!!”(不要走!我们那么相爱!!)

那片带皮精品跑山黑毛猪五花成功掉在了桌子上,沾满了香油耗油蒜末香菜香葱花生和芝麻酱。

现在还有灰了。

郑居和神色坦然泰然自若地夹起了那片肉。

想了想。

想了又想。

稍加思考。

毕加思索。

思尼玛币。

悄没声息扔进了邱居新碗里。



毛鹏海走到金顶的时候,只剩下最后唯二的两个正常人。

他已经完全分辨不出来几位前辈与师兄谁是谁。

勉强能看出来那个因为白发所以脏辫头完全脏不起来的还在把箫当成长号正在吹今天帝君不在武当山的应该可能大概就是萧疏寒。

至于剩下几个。

应该是被按在地上强行当成白龙马不知道醉没醉的宋居亦,和念着六字真言鬓角莫名多出两缕骚气飘带的郑居和,以及扛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钉耙的朴道生还有脖子上带着一串发霉的红枣的薛道柏。

毛鹏海懵逼了。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他在记忆里寻找了片刻语文书那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关于从来没人背的名著阅读一题的注释。

麻蛋现在吴承恩还没有出生啊你们给老子清醒一点!!!

请问毛鹏海同学,你为什么会看语文书那不为人知的一jio呢?

“因为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

“请你说实话。”

“因为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毛鹏海。”

“因为我的语文老师有教鞭。”


至于那唯二的正常人。

没错就是嗯嗯师兄与嘁嘁师兄。

不。

邱居新与蔡居诚。

邱居新一脸冷漠吃下了不知哪里来的一片年糕半个肉圆还有沾着香油耗油香菜香葱蒜末花生碎和芝麻酱的武当后山精品跑山黑毛猪五花。

邱居新舔了舔嘴角的香油。

嗯,有点好吃。

蔡居诚一脸冷漠。

蔡居诚十分无聊。

甚至想要挖鼻孔。

就在这毛鹏海即将扑向真他妈感天动地武当好输出的两位师兄的刹那。

朴道生将那一锅腊八粥灌进了他们嘴里。

神奇的走位就连方思明乱飞的骷髅也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毛鹏海,唱!”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不对!”

“猴哥猴哥....”

“错!”

“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

“不对!重来!”

“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还是不对!!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帝君对你的栽培!!”

“....准...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

话音未落,身后响起了感天动地震动山河的歌声。

“我们都是武当儿童团!!”

“打...打倒煞笔皇帝....”

“保卫...保卫武当山...”

大合唱:“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



“Maomeimei,how are you?”

“I'm fine,fuck you.”

“oh~great!”

“oh....shit.”







“毛道长,对于这次事件您有什么看法吗?”

“没有。如果一定要我有看法,那么我可以用一个化学式表达我的心情。”

Mn+2Si+H2+C=2shit+cnm

催化剂:C2H5OH

“那如果是和唱歌相结合呢??”

“...你身上有他的氨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

苏虞疯了下个星期不能参加期末考试了快送医院吧。

最骚的是这个化学式居然能配平。

太对得起我二十八分的化学了我真棒。

评论(12)
热度(62)

© 苏虞【可称鱼鱼w】 | Powered by LOFTER